<progress id="hoiov"></progress>

  1. <ruby id="hoiov"></ruby>

      阿拉丁照明網首頁| 綠色| 檢測認證| 古建筑| 道路| 酒店| 店鋪| 建筑| 家居| 辦公| 夜景| 娛樂| 工業| 博物館| 體育| 公共 登錄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 > 正文

      封面故事 | 教室照明,從健康出發

      大件事要分享到:
      2019-07-26 作者: 來源:阿拉丁照明網 瀏覽量: 網友評論: 0
      此文章為付費閱讀,您已消費過,可重復打開閱讀,個人中心可查看付費閱讀消費記錄。

      摘要: 2019年6月12日,有著“全球最大照明年度盛會及行業風向標”之稱的第24屆廣州國際照明展覽會(簡稱 光亞展)完美收官。在本屆展會上,可以明顯看到,智慧燈桿、智能家居、植物照明、文旅照明的聲勢越來越浩大,其中,教育照明無疑是今年光亞展最大的亮點和趨勢,眾多照明企業都推出了主打“健康”的教室照明解決方案。

        2019年6月12日,有著“全球最大照明年度盛會及行業風向標”之稱的第24屆廣州國際照明展覽會(簡稱 光亞展)完美收官。在本屆展會上,可以明顯看到,智慧燈桿、智能家居、植物照明、文旅照明的聲勢越來越浩大,其中,教育照明無疑是今年光亞展最大的亮點和趨勢,眾多照明企業都推出了主打“健康”的教室照明解決方案。

        教室照明,顧名思義就是用于教室課堂上的照明,其實際使用場景就是教室,包括幼兒園、大中小學教室以及各類進行授課的教室。教室照明主要的范圍包含課桌照明和黑板照明,以及整體空間的自然采光和人工光環境。

        有調查顯示,我國中小學生每天約60%的時間在教室。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基于光生物效應的教室健康照明研究》實驗中表明,學校教室照明直接影響學生學習效率及視力健康。

        然而越來越多的學生被近視所困擾,且向低齡化高度數趨勢發展,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研究報告顯示:目前中國高中生和大學生的近視率均已超過七成,并逐年增加,青少年近視率高居世界第一,小學生的近視率也超過45%。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更是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社會都要行動起來,共同呵護好孩子的眼睛,讓他們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與此同時,廣東、北京、江蘇、武漢、海南、湖南、福建、云南、河北、山東等地教育部門也在推行有利于學生視力健康的照明和桌椅等硬件設備。

        那么,配備怎樣的燈具才能達到良好的教學視覺環境?目前國內的教室照明現狀如何?下一步將怎樣打造?帶著這些疑問,我們邀請了臺灣科技大學電機工程系和色彩照明研究中心教授蕭弘清、臺灣科技大學光電所教授胡能忠、復旦大學光源與照明工程系教授林燕丹、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顧問總師李國賓、北京照明學會秘書長王政濤、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研究所所長許楠、中衡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光環境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胡洪浪、濟南光匯燈光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兼總設計師焦勝軍等多位光環境研究領域的資深專家及設計師進行了深入探討,并以汾湖實驗小學照明改造為例,窺探照明企業如何將健康光環境應用到教育照明領域。

        現實:教室光照環境現狀如何?

        教育專家朱永新說過:“教室是一副扁擔,一頭挑著生命,一頭挑著課程。”毫無疑問,教室是學生在校最重要的學習空間,良好的教室光環境能有效降低學生的視覺疲勞,在近視防控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符合標準的教室照明環境對青少年成長學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李國賓

        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顧問總師


        然而,教室照明的現狀不容樂觀。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顧問總師李國賓介紹,全國目前共有中小學52萬所、教室330萬余間、學生2億多人。但教室使用的光源與照明環境良莠不齊,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黑板和課桌的照度及照度均勻度普遍低于國家規定的標準。重慶某學校黑板照度200lx左右,課桌面照度140lx左右;

        第二,大部分教室的黑板直接安裝裸露的熒光燈管,學生在觀看黑板的同時,受燈管的直射眩光影響,難以集中注意力,降低學習效率,且容易視覺疲勞,長期易導致近視;

        第三,熒光燈具一般都配置電子鎮流器(甚至電感鎮流器 ),存在嚴重的頻閃效應,學生視覺系統過度頻繁調節,勢必引起視疲勞;

        第四,大部分教室內一般均采用高色溫 (6,500K) 熒光燈管,由于光色過于偏白,且藍光成分偏多,容易導致學生亢奮,易疲勞,甚至引起失眠。

        許楠

        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

        光環境研究所所長


        同樣,在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光環境研究所所長許楠看來,我國教室照明現狀呈現良莠不齊,城市投資水平較高的少數重點中小學教室照明環境較好,而大部分城市郊區或鄉村學校教室照明投入少,照明水平十分落后。“主要問題集中在:缺乏針對教室照明的專業設計,眩光嚴重(包括燈具缺乏防眩光設施,天然光的反射眩光未得到有效控制),白天上課真實環境下,局部照度過高和過低的二元化現象普遍存在,長時間視看會導致用眼疲勞。”

        胡洪浪

        中衡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光環境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


        中衡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光環境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胡洪浪也表示對上述觀點的贊同:“我國教室照明現狀中存在比較明顯的兩極分化,經濟發達的城市教室照明現狀相對更為理想,但欠發達和發展中的城市教室照明依舊比較傳統,不過可貴的是全方位的LED照明得到了廣泛應用。教室采光和照明條件直接影響學生學習環境,在不夠良好的教室光環境中時間久了更容易導致近視的發生,合理科學的照明設備的使用、適宜的教室光環境、LED照明產品教育空間的標準等也都亟需加強。”

        焦勝軍

        濟南光匯燈光設計有限公司

        總經理兼總設計師


        濟南光匯燈光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兼總設計師焦勝軍也談到,“目前我國絕大部分學校教室照明不規范,燈具大多采用冷色熒光燈管;大部分教室內沒有設專用黑板燈,學生在觀看黑板時,極易引起視覺疲勞。”

        李國賓總結道:“眩光、色溫、照度、照度均勻度、藍光問題、頻閃、顯色指數以及能耗等問題有待改善。”

        對策:如何改造教室照明?

        面對上述存在問題,多位專家毫無保留地給出了具體建議。

        許楠直言不諱地指出,“片面強調沒有達到國家標準是泛泛而談,隨著近年來國際對健康照明各類研究的不斷拓展,燈具技術的不斷進步,有很多指標不再適應當下需求:一是標準的指標寬度和深度的完善、細化和革新勢在必行;二是標準的落地與真實環境場景有偏差;三是各標準之間比較孤立,兼容性差,未給出更為清晰準確的指導。比如各個學校教室的朝向、采光、所處地理緯度和氣候帶情況有很大差異,指標評價有待進一步細致化。”

        “教室照明應深入研究真實環境下天然光的有效利用,首先應完善、校正相關設計標準,而后針對空間特點開展專業照明設計,最大利用天然光,同時結合防眩技術、高品質安全健康光源,才能獲得高品質光環境。學校教室照明國家標準在指標、設計布局方法、智能控制要求、燈具光源的參數要求等方面目前與國際標準和最新研究已有較大差距。”許楠補充說道。

        教室照明如何改造才能達到國家標準?北京照明學會秘書長王政濤認為,高校采用LED照明產品和照明設計只要符合GB/T31831-2015《LED室內照明應用技術要求》和GB50034-2013《建筑照明設計標準》的規定及相關照明標準規定,可取得滿意的照明效果和節能效益。但由于中小學、幼兒園青少年的眼睛正處于發育階段,對光刺激比較敏感,因而在照明產品品質和照明設計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應滿足GB/T36876-2018《中小學校普通教室照明設計安裝衛生要求》外,由于LED教室照明還沒有國家標準,目前有上海地方標準DB31-539《中小學校及幼兒園教室照明設計規范》和 CQC3155-2016《中小學校及幼兒園教室照明產品節能認證技術規范》,建議在推廣LED照明產品時參考。中小學校教室照明應提出更全面科學的照明指標,如教室照明照度、均勻度、眩光、頻閃、光源顯色性、光生物安全性指標等。

        目前國家標準GB7793-2010明確表示用三基色熒光燈管。不過,李國賓認為應該升級國家標準,用符合現狀的標準來要求教室光環境。用他的話來說,“目前不是達到國家標準,而是標準應與時俱進后,按照標準執行即可。”

        胡洪浪則建議,加快教室照明標準的起草和宣貫,增強良好教室照明設備的生產與使用,從高層著手教室照明重要性的推廣、相應經費的補助與落實。焦勝軍也直言,“我們應該嚴格按照規范去執行,但是對一些燈具的指標在國家規范的范圍內還應該去細化,比如色溫最好不高于4,000k、發光方式盡量避免重影等。”

        專家一致認為,教室燈具的選擇和設置往往關系到學生的視力健康問題。“布燈方式和燈具特點的針對性結合是關鍵問題。現在各類燈具形式各異,種類繁多,燈具的配光、出光方式、外型尺寸、樣式都不一樣,各有千秋。燈具布局設計方法應與時俱進,根據教室空間的具體布局和選取燈具的不同特點,采取針對性強、多元化的布燈方式。”許楠如是說道。

        胡洪浪表示,“燈具的選擇是教室照明的重點之一,教室照明中對燈具要求指標中的眩光控制、光波動深度(頻閃)、顯色指數、色溫以及藍光相對重要,在布燈方式中確保照度、均勻度以及黑板照明的均勻度也尤其重要。”

        李國賓也強調,燈具安裝時注意照度均勻度,排燈時注意教室內其他設備如:風扇、投影等,具體數據要依據現場環境,燈的排列建議縱向排列,標準教室(6米 *9米)用黑板燈2盞加教室燈9盞布局,所有參數達到GB7793-2010標準要求。

        焦勝軍則提出了另外一種觀點,他表示:“新標準對燈具和布燈方式有了基本的規定,也是比較合理的,我認為我們不應再去改變方式,而是注重如何提高燈具的品質和光效。”

        教室照明質量改善的歷程與對策

        ·20 世紀80年代以前:學校用電簡單,教室照明照度低,對照明質量沒有明確規定。

        ·20世紀80年代以后:開始注意教室照明布燈方式、燈具配光,這時蝙蝠翼配光熒光燈具、黑板專用照明燈具出現。

        ·2004年,建設部頒布了新的GB50034-2004《建筑照明設計標準》,該標準將教室照明照度值提高到300lx,接近CIE國際標準,并對照明質量提出了較為全面的要求,又新增加了對光源顏色的要求。

        ·2010年,新制定的《中小學校教室采光和照明衛生標準》修訂了教室課桌面、黑板的照明標準,增加了對光源的規定和對教室統一眩光值、照明功率密度、維護系數的規定,均比1987年的標準有了較大提升。其中規定,教室黑板應設局部照明燈,其維持平均照度的最低標準從過去的300lx提高到500lx,桌面照度從150lx提高到300lx。

        ·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門制定《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提出嚴格按照普通中小學校、中等職業學校建設標準,落實教室、宿舍、圖書館(閱覽室)等采光和照明要求,使用利于視力健康的照明設備。

        ·2018年9月17日發布,并于2019年4月1日生效的GB/T36876-2018《中小學校普通教室照明設計安裝衛生要求》(以下簡稱“標準”),是最新的教室照明國家標準,也是每一個進入教室照明領域的企業必須遵守的標準。

        最新國標《中小學校普通教室照明設計安裝衛生要求》摘要

        ①教室桌面維持平均照度不低于300lx,照度均勻度不低于0.7;黑板面維持平均照度不低于500lx,照度均勻度不低于0.8。

        ②宜采用色溫3300-5300K,顯色指數不低于80,小于26mm 細管徑直管形稀土三基色熒光燈。宜按光源設計壽命統一更換。

        ③宜采用懸掛式格柵燈具,燈具效率不應低于60%,統一眩光值(UGR)不宜大于19,且應采用電子鎮流器。黑板照明則需采用有非對稱光強分布特性的專用黑板燈具,燈具效率不應低于75%。

        ④燈具應采用吊桿安裝方式,其中桌面照明燈具應長軸垂直于黑板且均勻分布,燈具距課桌垂直距離不低于170cm。而黑板燈應平行于黑板安裝,距黑板平行間距應為70-100cm之間,距黑板上緣垂直距離應為10-20cm之間。

        ⑤教室照明應充分利用自然光。在不同的氣象條件下,宜隨室外自然光變化調節不同區域照明、照度。

        教室照明檢測方法

        黑板照度測試方法

        目前國內教室中使用的黑板尺寸基本為:長3.6-4.4m,寬1.0-1.2m,最常見的尺寸是4m*1.2m。國內教室現行現行相關標準中對黑板的照度規定限值是:維持平均照度≥500lx,照度均度≥0.7 或0.8。

        黑板照度檢測測試方法比較常見的有以下兩種:方法1:采用中心布點法,測試點間隔0.4m。整個黑板正好可以布置30個測試點,這種布點方式與現有黑板尺寸比較配套,測試點數適中(30個),既考慮到黑板邊角的整體性,又照顧到了檢測的便捷與可重復性。

        方法2:采用中心布點法,測試間隔0.5。這個方法的測試區域與黑板常見尺寸不完全一致,黑板上下各有10cm寬度不在測試區域內,共16個測試點,檢測更加簡捷,但測試區域不完整,間隔過大,黑板照度均勻度最難處理的地方沒有測試到。

        兩種測試方法得到的照度平均值基本相同,最大偏差1.12%,平均偏差只有0.48%;兩種測試方法得到的照度均勻度偏差較大,最大偏差27.27%,最小偏差4.23%,平均偏差10.77%;如以均勻度0.8 為限值,用方法1測試合格的黑板僅有1塊,用方法2測試合格的黑板有5塊;同樣的黑板,同樣的照明,測試方法略有不同,測試結果差異較大。

        教室桌面照度測試方法

        相對黑板照明來說,教室桌面照明難度相對較小。教室桌面照度的檢測也同樣有多種測試方法,常見的有:(1)根據教室的尺寸,很多地方標準規劃的測試間隔是1m*1m;(2)GB/T 5700-2008中推薦教室的測試間隔是2m*2m。實際檢測中會發現這樣一個問題:義務教務和高中階段的普通教室都比較小,一般長度在9m左右,寬度在8m左右,且標準GB50099-2011《中小學設計規范》中規定,學生課桌椅的擺放位置是,最近距離黑板2.5m處一直向后排列,因此學生實際在教室中使用的面積僅有后面的7m*8m左右。如果按照標準GB/T5700-2008的2m間隔測試,大概測試點數也只有12個。現在像這種教室一般都是3*3布置的教室燈,基本上測試點都是燈下點或附近。這樣的測試結果尤其是平均度必然和真值相差巨大。這兩種方法比較起來應和黑板照度測試中兩種方法結果類似,測試的照度平均值差不多,但均勻度結果相差較大。

        標準中提高教室和背板照度均勻度限值的本意是對教室照明提出更高的要求,但如果檢測方法不做相應的提升,或用了不合理的測試方法(如黑板測試方法2),那制定的標準就達不到應有要求,反倒給不合格的照明效果有了濫竽充數的空間。

        中國賽西(廣州)實驗室資深經理郭廣環指出:“目前我們針對教室照明按照GB/T5700-2008《照明測量方法》、GB7793-2010《中小學校教室采光和照明衛生標準》等國家標準進行現場驗收,項目包括維持平均照度、照度均勻度、相關色溫、顯色指數、統一眩光值(UGR)、照明功率密度等。在現場驗收過程中,發現較為普遍的問題:一是黑板照度均勻度較難滿足國家標準要求;二是布燈方式未做合理調整,新裝燈具只按照原有燈具位置更換,未按新裝燈具的光強分布實際情況進行合理布置。廣州市中小學校教室照明改造中,要求供應商對每所擬改造的學校選取1間普通教室作為樣板間,經現場驗收合格后方可全面改造,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重復返工,并確保項目能在符合驗收標準的前提下順利推進。”

        教室照明改造實例分享

        從2018年開始,全國多個地區的百余所中小學幼兒園率先進行了教室照明的改造,為全國少年兒童帶來更健康的教室光環境。以江蘇省汾湖實驗小學為例,歐普照明根據校方提出的要求以及教室現場的情況,提供了專業級健康教室照明整體方案。

        汾湖實驗小學采用歐普照明的LED護眼黑板燈及LED護眼教室燈,同時將歐普無線藍牙系統用于其中,可按需預設“上課模式、投影模式、自習模式、課間模式”四大場景應用模式,一鍵切換滿足教學使用需求,并通過恒照度控制模式加以維持,很好地解決了“一室多用”的照明問題。“對學校而言,施工落地非常簡單,無需布線只要更換燈具就可以根據教學實際需求實現不同場景切換,不僅改善了學校的光環境還兼顧了節能、舒適和方便,可謂一舉多得。”歐普照明團隊介紹說。

        改造前

        改造后

        教室改造前我們可以通過現場照片看到,教室內存在黑板照度不均勻、頻閃以及高色溫等問題,學生在教室內上課學習時會對視力健康造成危害。經過歐普照明專業人員的改造,我們可以直觀地看到,教室整體照度提升效果明顯;同時,歐普LED護眼教室燈的能耗比傳統T8燈管更低,并增加了高密度電鍍防眩格柵背透出光設計,滿足了照明需求,有效控制眩光,不易引起視覺疲勞。

        上課模式

      課間模式

      自習模式

      投影模式

        對于教室照明,在國家層面一直有相關規定,分別是GB/T36876-2018《中小學校普通教室照明設計安裝衛生要求》、GB50034-2013《建筑照明設計標準》、GB50099-2011《中小學校設計規范》和GB7793-2010《中小學校教室采光和照明衛生標準》,以上標準都對學校教室照明提出了要求和限值,從下圖可以看出,歐普教室照明解決方案的眩光、藍光等指數相比國家標準更低、危害更少;頻閃、顯色指數等都高出國家標準,對孩子的眼睛更友好。

        作為國內照明行業翹楚,歐普照明致力于提供專業級健康教室照明整體方案,呵護學生的眼睛,讓他們擁有一個健康光明的未來。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3年,歐普照明就攜手全國婦聯宣傳部、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啟動了“點亮未來”公益項目,用優質健康的LED產品和LED人性化整體照明解決方案打造光明課室,至今,已經為貧困地區打造了近六百間光明教室。

        歐普團隊還強調指出,“所有地區的教室不是盲目去做改造,我們會針對每個項目進行實地考察調研,根據每所學校的實際情況進行合理規劃,提供的方案符合其實際需求。”對于未來,歐普將加大市場推廣力度,開發教育渠道合作伙伴,打造具體核心技術特點的教育照明產品,以對光健康的極致追求挺進教育照明細分市場。

        趨勢一:教室智能照明離我們還有多遠?

        目前,我國學校對照明燈具的智能控制尤為缺乏和不完善,大多數教學樓仍然使用傳統的照明控制方式,如“人走燈不滅”、“大白天燈火通明”的現象普遍存在。

        對于以上現象,最好的解決辦法是使用智能照明系統,通過智能照明系統將學校的教室照明燈進行有效的控制。歐普智慧學校照明系統通過設置歐普專利傳感器,實時監測人體和周圍環境的溫差和位移,達到人來燈亮人走燈具保持最低照度的效果,在不影響正常使用的情況下最大幅度降低能耗。“我們非常注重系統的開放性,今后系統可擴展的空間也非常令人期待,燈光只是智慧校園其中的一部分,我們不僅關注校園內不同區域的照明需求,也從更宏觀的整體校園管理優化的維度通盤考慮。”對于智慧學校照明系統,歐普有著更長遠的規劃。

        在許楠看來,教室智慧照明系統優點頗多,首先,通過更加精準的智能照明系統,可以更好地調節天然光與人工光的平衡,最大化利用天然光,避免天然光產生的眩光;其次,調節近窗側和遠窗側的燈具亮度,使教室達到合理的照明水平區間,減少過高照度或過低照度,改善白天教室照明的均勻度;再者,針對不同場景功能,如考試狀態和普通聽課狀態的照明需求是不同的,最終達到按需照明,提升視覺舒適性;最后,通過精準控制單燈亮度,大大降低能耗。

        胡洪浪也支持這個觀點,教室智慧照明系統在模式設定與使用中更為靈活,在照度的場景模式中也能夠更加智能地與環境融合,在不同的教學需求下進行適宜的照明照度調整也是現今和未來的趨勢。他強調指出,“在萬物互聯的未來發展中,健康照明、綠色照明的教室智慧照明系統的需求量必將有更新高度的發展。”

        對于上述觀點,王政濤表示贊同,“教室智慧照明系統不僅可以控制燈的開關,并且可以控制燈具的色溫、照度等;也可以根據不同的教學場景進行智能控制,改善教室的照明環境品質,從而使教室照度更加均勻,眩光更小;也可以根據教室的人流實現單燈或多燈控制達到節能的目的。智慧照明、高品質的光環境肯定是今后教室照明發展的趨勢。”

        李國賓認為,智能控制有很多優點,如節能、便捷、場景多元化、易操作等,未來智能控制有發展前景,發展的速度取決于政府投資力度。

        不過,在焦勝軍眼里,教室的照明功能比較單一、要求也很明確。他認為照明控制系統只要滿足其照明需求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去把它過于復雜化,更沒有必要非要多么智慧,只要能根據環境自動去調節亮度就可以了。

        趨勢二:如何做好健康照明?

        近年來,“健康照明是萬億藍海市場”逐漸成為行業主旋律,眾多照明企業紛紛進軍健康產業之一的教育照明市場。那么,究竟什么樣的照明才健康 ? 如何做好健康教室照明?眾多企業進軍教育照明前景如何?

        什么是健康照明?臺灣科技大學光電所胡能忠教授認為,一要滿足生理需求,像晝夜節律必須滿足,還有警覺度,因為警覺度代表工作效率、學習效率的高低;二是心理上調解情緒,如何把不好的情緒變成好的情緒;三是舍棄造成眼睛病變的光譜。

        在臺灣科技大學電機工程系和色彩照明研究中心教授蕭弘清眼里,智慧健康照明前提是舒適的視覺,因需人性化、調整健康化,追求融合于自然生態及天人合一的生活。

        蕭弘清

        臺灣科技大學電機工程系和色

      彩照明研究中心教授


        蕭弘清認為,要做到優質的教室光環境要注重以下幾點:一要營造好的教室照明條件,先把眩光消除掉;二是頻閃;三是充分適當的照度,避免眩光,要有鮮艷的顯色指數,要配合周圍的環境改變色溫度,減低頻閃;最后選擇高光效率達到節能。

        林燕丹

        復旦大學光源與照明工程系

        教授


        “人因照明研究的不斷發展和完善給教室照明提供了更多的思路和解決方案。因此,在滿足教室空間對基本照明功能需求的同時,人們更多地追求在光品質、光健康方面的突破與創新。從視覺功能出發,是否看得清、看得快、不疲勞仍然是教室照明重點關注的問題。”復旦大學光源與照明工程系教授林燕丹認為,從非視覺功能出發,如何通過教室照明光劑量和光配方的調節,提高學生在課堂上的警覺性,合理誘導體內各類激素的正常分泌,進而輔助改善不良情緒,提升夜間睡眠質量等,都是對教室照明提出的更高要求,也是更大的探索空間。

        “健康照明不應被理解為‘新燈換舊燈’,而是光環境整體解決方案,這包括基于真實空間場景和不同人群需求的專業照明設計、光生物理論、高品質燈具與光源、智能控制的細微化等各方面。有些燈具廠家單純過度渲染夸大某種產品的效益或某種光譜的危害,容易誤導消費者,而應以科學、客觀為價值導向,以行業權威機構、專家為代表積極發聲,做好公眾照明知識科普。”許楠意味深長地說,企業做事情不能光想著萬億藍海的前景或利潤,應該先腳踏實地深入研究如何做真正好的健康照明。

        焦勝軍也談到了他對健康照明的看法,他表示,“教育照明是健康照明這個毋庸置疑,但是我不認為它是健康行業的主要增長點,因為它的市場是固定的,產品在更新換代后,市場的增長速度就會放緩,而對產品品質的要求卻會越來越高,其競爭就會越來越激烈。照明企業紛紛進軍教育照明我認為是行業市場競爭激烈和短期掙錢效應所致。”

        而在王政濤看來,教室照明不僅關系到幼兒、青少年的視力保護,也關系到后代身體健康的一件大事,眾多照明企業紛紛進軍教育照明市場是好事。他認為通過市場調節可以涌現出更多更好更科學的教育照明產品和設計理念。

        胡洪浪直言,“在連續幾次的全國代表大會中,提升教育水平都是重點,在大環境下必將是對產業的繁榮所向,在細分市場中,教育照明也是其中的重中之重,眼睛是心靈的窗口,良好的光環境是基礎,眾多照明企業發展教育照明也就成了趨勢,在發展的過程中進行升級、創新也是大勢所趨。”

        “只要符合標準的產品進入市場,我想對于受眾群體是多多益善。當然,標準的嚴格執行、制定是前提,燈具、光環境的標準制定要與時俱進。”李國賓補充說道。

        寄語:他們理想中的教育照明

        王政濤

        教育照明是智慧 + 健康 + 綠色

        今后的教育照明是智慧 + 健康 + 綠色。建議國家修訂現有標準,提出更加科學、全面的教室照明標準。因為現在 LED 燈具產品已比較成熟,已完全可以滿足教育照明的需求,既節能又方便實現智慧照明,建議推廣應用。

        胡洪浪

        教育照明智能控制更人性化

        有良好教育照明的存在,在未來,相信會有更多健康體魄的存在,丟掉眼鏡,更好學習。在全社會的參與中,好的教育照明標準、好的學習習慣、好的光環境,教育照明也必將越來越好。在科技不斷發展、教育照明燈具不斷使用中,以及對照度的合理要求下,未來的照明趨勢將會為教育發展助力前行,在智能控制的基礎配合中也會更加的人性化,在教育教學生活中亦會至關重要。

        許楠

        教室健康照明不是簡單的“新燈換舊燈”

        未來的教育照明,一定是朝著多學科結合研究、多專業整合應用的方向發展。教育照明不是“新燈換舊燈”,也不是“光譜決定論”,而是以科學設計為龍頭,強調天然光的優先利用,充分結合光健康理論、智能化設備、高品質燈具為一體的整體光環境解決方案,只有這樣才會有良好前景和社會效益。針對人群需求和結合空間特性的設計是關鍵點,不同人群的生理特性、行為模式、心理需求和主觀感受都不同,只談人工照明的燈具如何健康,避而不談天然光利用、不談受眾、不談空間特點與專業設計,是盲人摸象,斷章取義,這樣會使市場走向誤區,不利于市場穩定持續發展

        焦勝軍

        教育照明達到新高度

        教育照明不會像景觀照明那樣爆炸式發展,因為教育產業的客戶群體是固定的,國家對教育的投資也是有計劃地增加,而其投資的重點也是資源的整合、調整、基礎條件提升,所以我認為投入教育照明產業的照明企業應該是做好產品質量,保證企業優勢,逐年擴大市場份額,把教育照明帶到行業新高度。

        結束語

        目前健康照明已經越來越受矚目,專業健康的教室照明不僅保護孩子的視力,對提升注意力、提高學習效率也大有裨益。從社會的發展和國家的需要來看,教室照明的前景大有可為,目前 52 萬所學校的健康產品,2 億學生的視力保護迫在眉睫。照明企業想在教育照明領域中分得一杯羹,必須確保光品質、光健康!


      凡本網注明“來源:阿拉丁照明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阿拉丁照明網,轉載請注明。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及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對轉載有任何異議,請聯絡本網站,我們將及時予以更正。
      | 收藏本文
      最新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本周熱點新聞

        燈具欣賞

        更多

        工程案例

        更多
        狠狠射网